哥伦比亚新总统今日将宣誓就职美国铁杆邻居要“变天”?

这是2022年6月22日,一段中国网友的对线日夜,在遥远的波哥大,人们走上街头拥抱欢呼庆祝一个重大时刻:哥伦比亚迎来了历史上首位左翼总统——62岁的古斯塔沃·佩特罗。

《百年孤独》中马孔多的雨隐晦地表达了哥伦比亚人民饱受的剥削、痛苦和压榨。两个月前的选举后,中国网友也用自己的方式,送上了意味深长的关注与祝福。

在两个月前,哥伦比亚的这次史无前例的左右翼对决中,除了首轮竞选当日内政部出动30万军警确保安全外,据美国左翼政党报纸“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报”称,极力寻求变革的哥民众,有的不惜划船前往被刻意设得很远的投票点;而佩特罗的竞争对手则是一位熟练使用社交媒体的“哥伦比亚特朗普”。

备受关注的古斯塔沃·佩特罗,除了在政治上信奉社会平等、改革、权力和财富共享之外,他曾经的左翼游击队员的身份也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作为美国多年“最好朋友”之一,哥伦比亚的“变天”也被视为美国外交的一次挫败。

当地时间8月7日下午,古斯塔沃·佩特罗即将宣誓就职哥伦比亚总统,这位左翼领袖的到来会让“马孔多的雨”停一会吗?

经阅读佩特罗的生平公开资料,观察者网查阅到古斯塔沃·佩特罗出生在盛产棉花和牛的加勒比大草原。他的父亲是学校教师,母亲是民族主义政党的成员,家庭条件不算富裕,但是足够生活。

佩特罗是三个儿子中的老大,在人们的记忆中他性格内向、少言寡语,喜欢穿深色的衣服,酷爱读书。

佩特罗在其自传中这样描述自己的性格:严肃、内向、不轻易信任他人。他称自己虽然生活在哥伦比亚沿海城市,但是没有沿海人的热情与奔放,更像是“一位安第斯高原人”。他把自己这种个性上的矛盾归结于他的政治倾向。

在他年幼时期,他随父母搬到了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以北的小镇齐帕奎拉。在那里,佩特罗在一所由教会开办的公立学校度过了自己的学生时代。著名作家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也曾就读这所学校,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之一。

据BBC采访到的佩特罗的老朋友、同样当过游击队员的何塞·奎斯塔(José Cuesta)说,年少时的佩特罗好奇心很重,经常去参加工会会议,并在17岁时加入了一个以城市、民族主义和社会民主为宗旨的游击队:4月19日运动(M19)。在M19游击队中,佩特罗给自己取名奥雷利亚诺,以纪念马尔克斯著名小说《百年孤独》中的上校。

在右翼政府统治下的哥伦比亚社会分裂,国内环境动荡。史料显示,在M19时期的哥伦比亚右翼政府任由准军事组织走私毒品、杀害平民,而此时期诞生的以政治斗争为主的、寻求和平的爱国联盟(UP)也因受到民众支持,遭到右翼组织的暗杀。

动荡的和平之路走得非常艰难,右翼政府虽然一直尝试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等左翼组织和谈,但实际做出的行为却是为了右翼利益。在右翼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担任哥伦比亚总统时期(2002-2010年),乌里韦被指控为了追求歼灭哥武游击队人员的数量,而杀良冒功,屠杀了超过6400名无辜的平民。

佩特罗在个人自传《Una vida, muchas vidas》(一种生活,多个生命)中回忆道:M19的男男女女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坚韧。人们对于斗争的热情让我惊讶,在这里,我无法再使用法律赋予我的名字,我是奥雷里亚诺,与他们一起参与战斗。

成年后的佩特罗进入哥伦比亚外部大学主修经济,并获得奖学金。自此,佩特罗的“斗争生活”就驻扎在首都波哥大。2011年,佩特罗担任波哥大市长,据哥媒称,这是哥伦比亚第二重要的职位,是许多希望竞选总统的政治人物必争之位。

据历史资料显示,1985年,M19攻占哥伦比亚司法大厦,期间有101人死亡。该行动目的是为了抗议1970年选举中的欺诈指控。后M19组织演变为一个政党,并协助修改了宪法。

M19游击队组织以反帝、反殖民、建立民主政权为口号,不同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等立足农村的武装,其成员多有着公开身份,在城市秘密进行“武装斗争”,曾经还制造过攻占多米尼加大使馆等事件。

与M19有关的佩特罗被警方逮捕后被关押在军营,他说在那里他为掩护战友身份而遭酷刑,后被人们称为“游击队中的英雄”。自传里写道,在游击队中,佩特罗成为一名领导者,负责游击队的社区宣传、新兵招募和组织动员工作,并在这期间大量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与得到美国支持的右翼政府军斗争周旋。

在狱中,佩特罗坚决否认自己与袭击司法大厦有关,也否认“杀戮”“贩毒”等指控,称自己是“政治领导者而非杀手”。最终,当局只能以“非法持有枪械”罪名判处他18个月徒刑。

1987年,佩特罗被释放。佩特罗自传中写道,在狱中度过的时间里他对于“斗争”的意识视角发生变化,他认识到“武装革命并不是赢得民众支持的最佳策略”,下决心寻找“另一条斗争道路”。

在查阅哥伦比亚民主进程的资料后,观察者网发现到了1990年,当时哥伦比亚国内盛行着一股强烈的寻求和平的风气,除了民族外,所有的游击队都表示愿意为冲突寻求政治解决办法。M19游击队同意停止敌对行动,后来开始解散。M19的遣散被认为是哥伦比亚长期冲突历上的历史性成功。彼时的佩特罗已经当选为哥伦比亚众议院的议员。

但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和民族对平民的行动破坏了这一和平进程,哥国内求和的步骤被打破,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继续冲突升级活动。

哥伦比亚政府为了保护这位“金盆洗手”的前游击队队员,给他在驻比利时大使馆安排了一个低级别的职位。

佩特罗在自传中回忆欧洲的四年对塑造他的政治理念极为重要:他对发达国家、社会派和知识型社会都有了深入的了解,并希望把哥伦比亚也建成这样的社会。

在欧洲,他还研究了环境问题。这是继社会正义之后他最为关心的另一个问题。他在自传中透露,由于担心气候带来的影响,他已经30年没有开过车。

佩特罗并不掩饰对自己的高度评价。他在书中这样自我描述:“人们像风一样把我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他们使我成为巨人。”

这就是他被称为虚荣、向上爬、自命不凡的原因,因为“他相信自己是人民的救世主”。英BBC在6月25日刊发的一篇人物点评中如是写道。

左翼人士批评他在知识上傲慢、管理上专制、概念上固执和话语上极端。右翼则谴责他对国家经济的设计愿景、他与查韦斯等人物(查韦斯,前任委内瑞拉总统,任内推行反美主义)的亲密关系以及他参加过游击队的历史。

未兑现诺言的前总统杜克,不靠谱的竞争对手埃尔南德斯,让佩特罗的当选多了些胜算。佩特罗的政治人生似乎充满了“斗争”,一如他在自传中描述的那样:反抗现实、直言不讳是他必须要做的事。

佩特罗的竞争对手埃尔南德斯非常善于使用TikTok发布竞选动态,被称为“哥伦比亚特朗普”

1998年,佩特罗在昆迪纳马卡省担任议员时对乌里韦政府期间的一些最严重的丑闻提出尖锐批评,包括乌里韦和他的内阁成员卷入多起犯罪案件调查,如腐败案、支持准军事集团案、“伪造行动”丑闻及危害人类罪等。佩特罗在自传中说:“辩论已经成为我一生的工作”,他还在书中直指治理哥伦比亚的是“黑手党政权”。

佩特罗刚直孤傲的性格让他的从政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比如,佩特罗在自传中讲述了他就任波哥大市长时,最大的矛盾发生在他与经营城市垃圾处理的大公司之间,佩特罗想拿走他们的生意并将垃圾处理过程公开。但他力推的改革结果是波哥大这个首都大城市的垃圾好几天都没有人来收,他自己也被解除了职务。

佩特罗说这是一场政变,拿着扩音器走上街头抗议。后来美洲人权法院裁决解除他的职务违法,他在35天后官复原职。

哥媒体对他的策略曾有这样的分析:他把自己塑造成受到体制迫害的体制内人士,因为他承诺要推翻体制,让体制害怕。

不过,佩特罗在担任市长期间取得了一些成就:凶杀案和贫困率下降,解决了数百万人的供水问题,住房和医疗援助计划得到加强。他还为吸毒者制定了戒毒计划,建立了以环境保护为重点的城市扩张模式,为穷人建立了学校和住房。

BBC在对佩特罗的人物述评文章中指出,也有人认为在佩特罗担任市长时期间政治混乱,而他利用了这种混乱来提高自己在全国的知名度。这些人认为,城市交通和城市发展更加糟糕,而他的许多承诺,如建造学校和幼儿园等都没有兑现。

佩特罗2015年卸任市长一职时,有几十起诉讼和罚款缠身。据他说,这些诉讼和罚款让他几乎破产。

此后,佩特罗一直致力于成为哥伦比亚的总统。他在2010年首次参加总统选举,但在2018年和2022年,他把自己放在当权数十年的统治者们的对立面,恰恰是这样的定位巩固了他的政治地位。

三次参加总统竞选的佩特罗从失败和国家的现状中总结经验,学会“扬长避短”。CNN指出,输掉2018年大选后,佩特罗身边聚集了一些更加传统的建制派政客,并试图冲淡民众对他激进经济计划的担忧,逐渐把自己塑造成为某种新型进步主义的代表。

尽管出身“左翼团体”,佩特罗个人经历让他的政策似乎“更为温和”。他的政策主张对话,强调与对手“拥抱”,寻求和解与结束暴力,提出“在不同党派之间达成共识,以实现人人梦想的和平”的主张。在竞选纲领中他提议对哥伦比亚经济进行彻底改革,以改变作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的地位。

在这次竞选中,佩特罗承诺严厉打击腐败,对富人和大企业加税,建立造福低收入阶层的社会保障制度,而且要和武装“民族”和谈(该组织被美国认定为恐怖组织),改变以往政府打击毒品犯罪和相关暴力的策略,照顾种植古柯的农民的利益等等。

几十年来,这个从未有过左翼总统的国家一直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从佩特罗的个人经历和竞选承诺来看,古斯塔沃·佩特罗的上台可能会影响哥伦比亚与美国的关系。

古斯塔沃·佩特罗获选后,美国务卿布林肯在个人社交媒体发来祝贺,“不咸不淡”地表示:祝贺哥伦比亚人民行使投票权重申民主的力量,美国期待着继续与当选总统保持强有力的伙伴关系。

布林肯该条推文下热评第一内容为“给他几年时间,就会出现委内瑞拉2.0”。网友意在映射拉美最“右”的国家现在向“左”转,美国的盟友可能会“叛变”。如何处理哥伦比亚、委内瑞拉的关系又是美国将要关注的。

据历史资料显示,哥伦比亚一直以来都与美国保持盟友关系,从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友好关系发展为如今的伙伴关系,哥伦比亚与美国在很多政策上保持着一致:包括打击、毒品战争等。

哥伦比亚还是美国牵头建立的泛美联盟和美国空军之间的合作制度的签署成员,以及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经常参与者,同时哥伦比亚是唯一支持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的南美洲国家。

但是被美国影响的哥伦比亚并非一直“听话”,在哥国内还未签订和平协议时,哥国内就有声音指出美国的影响加剧了哥国内武装冲突,并大大扩大了哥伦比亚侵犯人权的范围和性质。如今,美国“铁杆儿”邻居的国家核心性质已经有了反转,这个曾经“最右”的拉美国家也一同跃入了拉美左翼运动的大浪潮中,美国的“弦”要绷紧了。

佩特罗对委内瑞拉的态度引发着美国的担忧和关注。CNN分析认为,佩特罗未来与拜登的沟通可能会艰难,两位领导人在与委内瑞拉的关系等问题上将会针锋相对。

历史资料显示,第一断交发生在查韦斯担任委内瑞拉总统时期(1999年-2013年),当时查韦斯持“向左旗帜”主张反对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忌惮美国插手拉美事务,而彼时的乌里韦政府是亲美政府,意识形态的对立影响着哥委对于外交盟友的选择。2004年12月哥伦比亚警方在委境内逮捕革命武装力量头目,使得两国产生剧烈的外交冲突;2010年,查韦斯在乌里韦公开指责委方支持游击队后,愤然与哥伦比亚断绝外交关系。第二次断交发生在2019年,美国以委内瑞拉选举不合法为由,否定马杜罗政府的合法性,转而承认右翼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该国临时总统。马杜罗政府随后宣布与美国断交。同年2月,委内瑞拉指责哥伦比亚政府协助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内政,宣布与哥伦比亚断交。

如今,佩特罗表示,他将恢复与委内瑞拉的外交关系,举行对话以解决两国漫长边界沿线的暴力问题,并将允许重启跨境贸易。这些都是白宫坚决反对的。

此外,还值得美国注意的是,CNN介绍佩特罗在华盛顿有自己“盟友”——他告诉CNN,他“经常”与美国参议院议员伯尼·桑德斯交谈,并在今年早些时候亲自会见了美国左倾进步党团(Progressive Caucus)。他还表示希望在南美建立一个新的进步联盟。据《》报道,佩特罗有意与智利和左翼呼声渐起的巴西建立以环境保护为基础的进步联盟。

美国担忧的不止佩特罗上任后对委内瑞拉的态度,佩特罗的政策也牵动着美国在哥伦比亚的利益。

佩特罗此前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他打算与美国重新谈判哥伦比亚的贸易协定。他计划就三个主要问题展开对话:保护亚马孙雨林;结束毒品战争;让哥伦比亚经济摆脱对化石燃料等采掘项目的依赖。

哥伦比亚的社会动荡,反映出人们对变革的深刻需求,而新冠疫情使不平等和贫困问题加剧。

CNN特地在一篇报道中介绍,佩特罗致力于与各派政治势力建立联系,与传统政治家结盟,并承诺不会没收私人财产,承诺不增加赤字或通货膨胀,承诺他组建的新政府不会迫害反对派,并试图拉开与的距离,免除人们对哥伦比亚可能变成下一个委内瑞拉的担心。

佩特罗提出的“历史公约”想法和他代表参选的“历史公约联盟”宗旨与他当年去见右翼准军事武装头子卡斯塔诺时所说的基本一致:在不同党派之间达成共识,以实现人人梦想的和平。这个以敢于对抗而著称的前热血游击队员变得更加平和、妥协和有政治家风范了。

这位绰号为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的前游击队员希望在哥伦比亚引发一场科学革命,“魔幻现实主义来自内心,而我的科学建议来自大脑。要统治国家,两者都需要”他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