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与阿根廷的地缘博弈:巴塔哥尼亚竞赛、巴拉圭战争与查科战争

巴西与阿根廷同出一片大陆之上,虽然名义上同属于拉丁美洲,但实际上心照不宣,一山尚且难容二虎,何况一片偌大的大陆。两者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之所以没有完全爆发,而是因为“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们现在火并起来,充其量就是两个小怪兽捉对厮杀,但是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这两个小怪兽,比起世界上的真正列强,两国不过是亚马孙河里的食人鱼,海洋里还有无数的大白鲨、鲸鲨在等着他们。一旦谁拉的外援多了或者局势不利于列强控制这里了,他们自然会出手,虽然巴西还从美国买F18,但是美国一样不对巴西宽容,只要巴西有研发核武的心思,就会被马上盯住,他们这里只是一个鱼缸,根本算不上大世界,一旦有人觉得鱼缸里的家伙不顺眼了,把鱼缸砸碎了都不是新鲜事。

美洲古典殖民时期(葡萄牙西班牙殖民时期),西班牙与葡萄牙就是心照不宣的统治着两部分,维持这种平衡默契的,绝非《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和《萨拉戈萨条约》。即便按照这两个条约,西班牙在亚洲的菲律宾和葡萄牙在美洲的巴西都是违约的,但是依旧存在,实际上靠的仍然是实力与实力保证的既成事实。而且两国也不是没为此打过仗,只是同属天主教,马德里要彰显一番大国风度,就给了教皇一点面子,让他定了个子午线,这是看教皇的面子,而不是慑于实力让着葡萄牙,西班牙完全有能力吞并这个小邻居,而且在历史上也真干过。只是后来西班牙实力衰微,这种既成事实里双方的平衡才在英国对葡萄牙的加码中逐步成型。两国在拉美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其是。但是当西班牙在拿破仑战争中被颠覆后,葡萄牙王室很聪明,金蝉脱壳,直接以避难的名义就食里约热内卢,顺便稳住了自己的殖民地,还对西班牙的殖民地构成了威慑。西班牙王室十分混乱,对于几大总督区的管理实际上陷入瘫痪。乌拉圭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1814年独立,1821年就被葡萄牙(巴西)吞并。现在的原西属美洲国家的国界线就很有意思。拉普拉塔总督区、利马(秘鲁)总督区、新格拉纳达总督区和新西班牙总督区四个总督区是当年西班牙分化自己美洲殖民地的区划。但是犬牙交错与山川形便相结合,很能体现制衡的原则。拉普拉塔总督区辖有今天的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和玻利维亚(含安托法加斯塔、阿里卡附属海岸,今智利北部),而秘鲁总督区则仅领有秘鲁、智利与基多。安第斯山本身将智利、安托法加斯塔等与玻利维亚和联合省分割开来,但是这样一做就使得拉普拉塔能够影响到太平洋东岸,这是钳制秘鲁的重要方法。秘鲁、玻利维亚和墨西哥都有银矿,墨西哥的管不了,但是把秘鲁和玻利维亚(波托西)的银矿分置,就能使双方都不敢放松对秘玻交界处的安防管理,互相牵制。你从圣马丁解放阿根廷之后的进军路线就能看出来,为什么他要出击太平洋沿岸的智利和秘鲁?因为他控制了拉普拉塔,就意味着秘鲁的银矿也受威胁,即便圣马丁不先出兵,秘鲁总督也会杀入玻利维亚冲向拉普拉塔,所以圣马丁此举就是先下手为强,反杀利马。虽然玻利维亚曾经和阿根廷有领土争端,但是在智利对玻利维亚唯一出海口的威胁下,拉巴斯像布宜诺斯艾利斯求援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在南美洲这片残酷的土地上有奶便是娘。本来相互之间暗中较劲的阿根廷和巴西还能相互合作对付巴拉圭,对于弱小的玻利维亚而言,这更是有可能的。所以智利出兵安托法加斯塔,除了表面上对英国效忠的分析,还应该考虑到长周期地缘政治的作用,就是封死太平洋,使得阿根廷势力难以借玻利维亚进入智利沿海。智利本身的军事力量是不足以抵挡阿根廷的,体量摆在那,如果不是安第斯山和玩命投资海军封住德雷克与麦哲伦两条海峡,智利很难保证自己不成为下一个巴拉圭。而且控制住阿塔卡玛沙漠,就顺便抓住了秘玻两国的命根子——波托西和秘鲁的银矿、秘鲁寒流带来的丰厚渔业资源以及海鸟粪、硝石出口,都仰赖智利的深水港,因为只有智利的海军在东南太平洋最强,跟智利翻脸秘鲁海军又保护不了自己的商船,所以只能受制于智利的深水港。秘鲁出口的很大一部分与玻利维亚100%的进出口就都拿到了,而根据上次讨论中对考迪罗政权财政的分析,商税几乎是命脉,也就抓住了他们的生命线,两国不仅不会对智利产生威胁,还会极力讨好,其实后来智利海军侵入利马已经是多此一举,没有必要,实际占领阿塔卡玛沙漠就已经将苏克雷与利马的生死握在自己手里,再占领利马只不过是耀武扬威,巩固自己对秘鲁的侵略成果。《安孔条约》的签订对秘鲁而言是丧权辱国的,但对于智利来说就是锦上添花。

智利打的这一场战争对于阿根廷进军太平洋是一次沉重打击,使得他没有将实力延伸至太平洋的必要与能力了。为什么阿根廷要把实力延伸到太平洋,也就是老利马总督区的范围内?因为这里是巴西也没有染指的地方,为了夺取拉美的霸权,它必然要扩充实力,将巴西从国力竞争的优势地位拉下来,才能坐上第一把交椅。其实很多人都听说过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说阿根廷和巴西在20世纪初就站在发达国家的门槛上,因为他们的人均收入水平跟发达国家差不多,这是说笑了。南非倒是真的:因为人家有完整的工业门类形成的体系,这是产业分红与可持续增长的关键。国际经济上有一个老生常谈的词,就是拉美病,也叫中等收入陷阱。拉美的中等收入陷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是从他搞新自由主义金融改革才开始的,对于大部分没实现工业化的拉美国家来说,他们早就得上拉美病了。19世纪下半叶,随着德国等新兴资本输出国的崛起,以及种植园的推广和制糖技术的普及,巴西等地的种植园已经没有原先大航海时代蔗糖致富的红利了,这和今天的沙特等海湾国家一样,只是现在还没有一种取代石油的能源大规模推广开来,现在他们才靠这波红利致富,古代的盐、糖等专卖特许商品也是如此,只不过随着生产力和贸易的发展而失去了原先的稀有性。第一波衰落就是从这些古典殖民时代的稀罕物不值钱开始的。他们搞的大农业,像潘帕斯草原的养牛业、拉普拉塔平原的小麦等粮食种植,都早已和国际市场接轨,但是很显然,直到1930年代大萧条之前,阿根廷与国际市场之间的这些粮食牛肉贸易也仅有10亿美元,而这是阿根廷的支柱型产业。巴西也不乐观,种植园经济的式微使得巴西的经济发展也丧失了很多红利,只有在政变上台的巴裁将军瓦加斯带领下努力发展工业,才为巴西进一步蓬勃发展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到六七十年代,巴西已经能够自己生产小飞机、小汽车,并与巴拉圭、阿根廷合作修建了巨型的伊泰普水电站。庇隆的政策则没有瓦加斯这样积极,但也有一定的工业保护色彩,进口替代政策并没有为阿根廷带来巴西那样的效果。这就是在八九十年代金融自由化摧毁两国工业化成果之前的国力发展状况,可以看出,阿根廷在这种竞争中处于下风,而两国之间其实是一致保持不信任的,在一战前夕,两国都装备了无畏舰。得知巴西从英国订购了米纳斯吉拉斯级,阿根廷就在美国针锋相对的打造了里瓦达维亚级,设计标准和订购年份都与巴西针锋相对,两者实际上就是搞军备竞赛。智利在这场竞赛里实际上就已经落后了,但是还是拼命从英国订购了一艘,直到一战后才入役,1931年还发生了兵变,使得其基本上已经不再肩负重要的作战任务,处于几乎被封存的状态。阿根廷和巴西都在战前就已经装备了两艘大型战列舰,阿根廷的里瓦达维亚和莫雷洛,巴西的米纳斯吉莱斯与圣保罗,此时智利就已经感受到了威胁,然而依托先祖打下的天险江山,以及英德等列强在南美的利益存在,特别是英国与阿根廷在马岛上的龃龉,以及英国与智利在太平洋战争中针对秘玻联邦的偏袒智利的态度,才使阿根廷没有对这个细长的邻国发动攻击。阿根廷对成为原西属美洲在中美地峡以南的盟主很有兴趣,因为这不仅仅是虚荣心的需要,还是与巴西竞争头号强国的必需。翻越安第斯山和美国试图吞并加拿大时提出的“天定命运”神话一样,都是自命不凡的体现。其实最接近这一目标的,就是对巴塔哥尼亚荒原的征服。智利最初的领土比现在短几乎一倍,圣地亚哥再往南不远就是它的南界,而阿根廷在与圣地亚哥同纬度的一条河流处也抵达了它在西班牙殖民时代的最南端,再往南就是巴塔哥尼亚荒漠,只有火地岛附近的麦哲伦海峡为西班牙人不定时的控制。阿根廷在1870年代之后展开对这一地区的征服,其实和美国的西进运动是一样的。只不过伪装成南进。单纯南进有什么意义?是为了占沙漠,还是为了看企鹅、放羊驼?都不是。如果仅仅为了这种目的,就不会由大动干戈了。这里只是为了西进伪装成南进,这样就能尽量减少智利的警惕程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最终将今天的蒙特港及其以南的海岸完全控制,与北部的秘鲁遥相呼应,对智利形成战略包围,倚靠着圣马丁时代结下的“友谊”,最终吞并圣地亚哥。只可惜智利人不傻,他们也开始了一路向南的竞赛,唯恐阿根廷拿下一条西进太平洋的通道,特别是这些地区都是峡湾,优良的深水港众多,一旦阿根廷把自己的重型舰船驻扎在此,智利相对于秘鲁的海军优势就会荡然无存,而且面临被反噬的风险——秘玻两国会在阿根廷撑腰的情况下向智利索要被割占领土,甚至要进一步蚕食智利的本土,与阿根廷南北夹击,关上“圣马丁的老鼠钳”。所以我们能看到今天阿根廷与智利的边界线很有趣,一直延伸到麦哲伦海峡,两国的领土还是咬得死死的,蓬塔阿雷纳斯就是一把钥匙,锁死阿根廷海军从最近的水道进入太平洋的机会,火地岛也可以对任何从更南方的德雷克海峡进入太平洋的阿根廷舰艇做出早期预警,以便智利海军层层拦截,阻止其到达圣地亚哥附近的海岸线。阿根廷在南进巴塔哥尼亚的过程中虽然占得了大头,但是阿根廷与智利两国都心知肚明,占这片土地不是因为他荒芜,他沙子多,他冷,而是因为对方。智利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是阻止阿根廷西进太平洋。占得少没关系,占得都是孔道要津就足矣。前几年里瓦达维亚海军准将城发现了油气资源,这或许能给阿根廷聊以的余地,但是一百多年前谁能知道这里有石油呢,况且有石油又不能马上变现,当时世界上包括英国海军的主要燃料还是煤,所以对巴塔哥尼亚的殖民行动总的来说失败了。这是难以否认的。而这也决定了阿根廷在与巴西的竞争中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超越巴西,取得优势。这正是它被迫选择衰退守成的背景之一。

巴西与阿根廷的竞争中, 阿根廷显然处于劣势,因为在国力提升和对外经略上,阿根廷都没有巴西占优。巴西周边的小国不会为了阿根廷是西语兄弟就与巴西拼命,而是会尽量保持距离,不激怒这个庞然大物,相反,如果巴西施以善意,这些国家就会很乐意跟他合作,远交近攻这一招在拉美,特别是阿根廷这里很难适用,这是由巴西邻国与巴西实力之间差异悬殊决定的,而各国对于巴西或者阿根廷的防备,都把最有希望的后援都寄托在外部列强如英美身上,比如说现在的智利、哥伦比亚,都是美国的盟国,他们既不信任巴西,也与阿根廷有过龃龉或者对其实力不信任。在由外部势力介入的情况下,拉美的大国就难以自行其是,所以就形成了现如今的奇怪的均势格局。巴西与阿根廷曾经玩过核竞赛,但是最终也在美苏的施压之下将项目下马。庇隆在这件事上扮演着一个极富戏剧色彩的角色,虽然不排除阴谋论色彩,但是作为总统竟然不知道他的“核武专家”在自欺欺人的事情是在令人难以置信,但也不排除他就是故意放一个烟雾弹,使大家的目光都注意到南美这篇长期不被人重视的大陆上借美英苏等国的关注遏制住巴西的核项目发展。阿根廷在长期性军备竞赛中是肯定耗不过巴西的,这时候引入国际力量把巴西的军备开发搅黄了,实际上比自己和巴西一起研制出核武,而巴西凭借国力优势继续对阿根廷形成优势的后果,代价更小一点罢了。

在安第斯山东部的竞赛中,阿根廷与巴西仅仅是依托乌拉圭、巴拉圭形成一种温和的对峙局面,并不能说明这种对峙是有利于和平的,相反和平只是这种对峙的廉价赠品,一旦炸弹的保险开启,这件赠品也会烟消云散,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乌拉圭和巴拉圭之间已经被阿巴两国国界隔离开,他们之间再也不会出现像洛佩斯时期那样的交集了,而这个悲惨的内陆三流国家的进出口还受到阿根廷的钳制,因为阿根廷控制着拉普拉塔河口。他和玻利维亚之间还爆发过查科战争,两个南美洲最贫穷的三流国家之间死伤惨重却毫无意义的战争。玻利维亚受到美国石油公司的教唆与怂恿,出兵查科地区。最讽刺的是,查科荒漠最终被测定没有原先美孚石油公司宣称的大油田,仅仅是一场误勘。但是玻利维亚却为此借了2.28亿美元购买坦克飞机大炮,死伤6万人,而巴拉圭方面阵亡4万人,两个小国的死亡率都超过了自身的自然增长率。在这场战争中美孚公司和智利支持玻利维亚,而英荷壳牌与阿根廷则支持巴拉圭。双方显然不是真的为他们的小兄弟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勾心斗角。阿根廷方面肯定希望能够像太平洋方向发展,而智利则竭力阻止阿根廷势力突进到太平洋沿岸。作为应对,他们还支持玻利维亚为了获取巴拉圭河的入海通杭权夺占北查科。其实仅凭玻利维亚战五渣的战力,能否拿下北查科都是问题,但是智利对于它输赢并不关心,因为他输赢通吃。赢了,他可以借玻利维亚的手遏制阿根廷;输了,他可以给有限的补给,让玻利维亚在格兰查科与巴拉圭死磕,这样就拖住了玻利维亚和阿根廷,而且玻利维亚一直作战,就会使其财政进一步破产,更有求于智利,智利对玻利维亚的控制程度就进一步提高。美孚想要巩固自己在门罗主义后花园里的绝对领导地位,而英荷则希望攻城略地,在美洲开辟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大油田,从而实现自己对美洲石油市场的染指,也能在战略上配合丘吉尔当年提出的通过控制全球石油供应制霸全球(特别是遏制美国)的目标。其中暗流涌动,关系复杂,而台面上用本国士兵血肉之躯厮杀的玻利维亚与巴拉圭,都只是最浅层的棋子,根本捞不到油水。这是纯粹的争霸战争、掠夺战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